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媽媽溫柔的性



第一章

  我一直覺得媽媽是個很平靜的女人,家庭,工作,兩點一線日子長了,雖

然歲月漫漫爬上了她的眉梢,但她始終是個美麗的女人。

  從小我是比較喜歡和媽媽在一起的,因爲她很溫柔,輕輕地拍著我睡覺,我

則依偎在她的懷里,那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時光。但那些幸福已經殘留在我童年

的記憶中,人生永遠不是那麽美好。    爸爸是個老實人,現在這個時代老實人的意思同窩囊沒有什麽區別,前幾年

工廠不行了,大部分工人要下崗。

  爸爸好不容易通過自己的戰友已經當上紡織局人事處處長的鄭叔叔才保住了

飯碗。我的家和這個世界上許多中國人普通的家庭一樣,苦澀中偶爾嘗到甜蜜,

但人生不如意的事情十有八九。

  我媽媽在她的單位也並不是太順,四十出頭的年齡對於一個在企業工作的女

人來說是一個多麽尴尬的年齡。

  想一直做下去,自己的年齡還沒有到保護線,但來公司報到的年青人一個接

著一個,現在的家庭狀況也不容許她賣斷工齡,因爲我明年也要準備上大學了,

媽媽只好拼命地工作,以前燦爛的笑容比以前少多了,雖說我逐漸長大,但還是

喜歡看他*的笑臉。

  在我讀小學的時候,我媽媽還沒有在現在辦公室里工作,只是在一個基層的

貴重物品倉庫里做倉管員,那時我就不停地聽著媽媽對我說:“兒子,你一定要

讀好書,你瞧,媽媽在生下你的之后去讀了書,現在不用到車間去了,兒子,你

想象媽這樣嗎?”

  那時的我望著那些在車間或其他工種的做體力勞動的叔叔阿姨們,我對我媽

簡直崇拜到極點。因爲她在生下我之后,還積極進修終於拿下了大專文憑。

  我媽所在的小倉庫是她一個人的天地,因爲那個倉庫里的貨物只有在生産一

些最高檔的産品時才會使用,所以平時是很少來的,加上我媽是當時爲數不多的

大學生之一,所以領導在暫時沒有位子給她坐時讓她管著這個倉庫。

  那時我還小,家里沒人照顧我,我媽就時常將我帶在身邊,領導也閉著一只

眼當不知道,我在小倉庫里有一張屬於我的小床。

  我的小床在倉庫的最里邊,在一些放在地上的貨物的后邊,從稀疏的貨物的

縫隙中可以勉強望到他*的辦公桌。

  我中午放學后就到我媽單位吃飯,然后就在我的小床上睡覺,但卻沒想到我

在這張小床上望到了一件另我想也想不到的事。

  那件事對我的一生影響很大,到了今天我還也永遠忘記不了我看到的,我聽

到的。

  記得那時是暑假,一個周六的中午,我睡在我的小床上,做著我讀了大學的

美夢,但卻被一陣響聲將我的美夢打破。當我醒后的第一句話是媽媽極低的說話

聲。

  “不好,我的兒子醒了。”

  有什麽不好的,我不禁想著。當我剛想應我他*的時候,卻聽到了另一個男

人聲音。

  “沒有,你聽,都沒聲音了,我瞧瞧。”說著,一個人影站了起來。

  當時我不知道怎麽回事,但我卻本能地閉上了眼睛繼續裝睡。我的眼睛只張

開一條線,卻望到媽媽原來的座位上的椅子沒有了,取而代之的是鋪在地上的紙

皮箱。

  他*的黑色高跟鞋已脫下零亂地放在了桌子的底下,在她的鞋子旁邊是一雙

男式的皮鞋,站在地上的是兩雙穿著襪子的腳。

  這時那個男人又與媽媽坐了下來,在我確定他們兩人瞧不到我之后,我再次

的睜大了我的雙眼。

  透過那些貨物,我瞧著那兩個人,那個男人抱著媽媽坐在地下的紙皮上,那

是個年紀比我媽大的胖大男人,頭已經有點禿了,他輕輕地撥開了媽媽及肩的波

浪卷發,舌頭在他*的耳朵上親著。

  媽媽則向前避讓著,但那個男人的手有力地抱著他*的頭,他*的臉上的表

情不是厭惡的表情,反而有一種似笑非笑的笑容,當時我不知道他們在做什麽,

但直覺讓我很好奇。

  那個男人將手放在媽媽白色半透明的襯衫的扣子上,將最上邊的扣子解開,

手伸了進去,我只瞧到他的手在他*的衣服里蠕動。他*的臉好象有些痛苦,露

出了我從來沒見過的神情。

  “秋瑩,怎樣,舒服嗎?”那個男人對媽媽說。

  “你小聲點兒,不要吵醒我兒子。”媽媽反仰著頭,手反抱著那個男人的脖

子,用嘴封著了那個男人的嘴。

  記得那個時候,電視上有親嘴的鏡頭時,我問我可不可以與媽媽這樣做時,

媽媽都笑著摟著我說要我不可以與她這樣,除了爸爸之外都不行。但爲什麽她現

在卻與其他人做呢?

  那個男人的右手在他*的衣服里掏摸著,左手則將他*的下邊的扣子一個個

地解開,全部解開后,他的雙手將他*的襯衫兩邊拉開,媽媽里邊的肉色乳罩露

了出來,並將他*的襯衫脫了下來,他*的上身只有胸罩在身上了。

  當時我跟著我媽媽吃胎盤與人參,這些東西對我的生長真的有很強剌激的作

用,我很小的時候我的肉棒已可以勃起了,當我瞧取媽媽這個樣子時,我下邊的

小肉棒已經硬起來了。

  這時那個男的站起來,飛快地脫著身上的襯衫和西褲,他的內褲里是一大包

的東西。媽媽則半曲著腿坐在紙皮上,媽媽反手將裙子的扣子解開,將拉鏈拉下

來。

  這時那個男的也已經坐下了,他抱著媽媽,幫她將黃色的短裙從腰部慢慢脫

下。並在媽媽還穿著肉色的連褲襪的大腿上,輕輕地撫摸著,他的手放在他*的

屁股上,從褲襪的屁股部分抽進去往里邊摸。並伸著舌頭在他*的赤裸的肩頭上

親吻著。

  他伸出牙齒將他*的肉色的胸罩肩帶咬著,拉著從他*的肩頭到手臂。媽媽

也自動配合著將褲襪從腰上慢慢地拉下來。她里邊的是一件同色小內褲。這時媽

媽兩邊的胸罩肩帶都已脫了下來。我清晰地看見他*的乳房露了出來,白白的很

大的兩團。

  “秋瑩,來……動一下,我將你的內褲脫下來。”男人將他*的內褲脫了下

來,他*的手按在了男人的下邊隆起的部分。

  “快點吧,我兒子隨時都可能會醒過來的。”媽媽對那個男人說。

  那個男人聽著,將他*的胸罩扣子解掉了,將媽媽推倒在紙皮上,他半禿的

頭頂在他*的下巴上,兩只手握著他*的一雙豐滿的乳房,將他*的乳房吸進口

中,吸吮有聲。

  “啊……好爽……天……輕點……輕點……我兒子聽到啦……”媽媽邊低聲

呻吟邊對那個男人說。

  “好……唔……好香……好甜啊……”那個男人口中含糊不清地答道。

  男人一邊吸著他*的乳房,另一邊則是握著他*的另一邊的乳房把玩著,媽

媽雙手抱著他的頭,雙腳在他的大腿上摩擦著,半起著身子,在一只手抱著那個

男人的脖子時。

  另一只手則伸向了男人還被內褲包著的肉棒處,用纖細的手指在隆起的地方

撫摸著,這時那個男人再也忍不住了,自己將內褲拉下,一根比當時的我不知大

多少的雞雞殺氣騰騰地現身出來。

  媽媽完全躺平在紙皮上,靜靜地等待著,那個男人的一身肥肉壓在媽媽白乎

乎肉體上。他自己扶著肉棒想進入他*的下邊。

  當時的我知道是怎麽回事,覺得那個男的好笨啊,在他*的上邊折服了半天

還是那個樣,媽媽原來閉上的眼睛也張開了,望著那個男的樣子,輕輕的笑了起

來,我最喜歡瞧他*的笑容,他*的笑容好甜啊。

  這時媽媽用一邊的手肘支撐著整個身體,她就將雙張得開開的擡起,都就要

壓在自己的身上了。一只手扶著男人的肉棒放在下邊,叫道:“進來吧……”

  那個男人的腰向前一挺,兩人的腰部結合在一起,這時男人再重新壓在媽媽

上邊,他*的頭扶著男人的身子,將頭伏在男人的胸部,伸著舌頭在男人的一雙

乳頭上舔動著,舔完又吸,再輕輕地用牙齒輕咬著。

  男人的雙手撐在地上,腰部用力地頂著媽媽,雖然很小心,但兩人的肉體撞

擊聲,還是清晰可聞。

  媽媽吸入這一邊又再吸另一邊,兩邊不停地互換著吸。男人的乳頭上全是媽

媽的口水。

  “吳秋瑩,口技不錯啊……啊呀……輕點……不要咬那麽大力……”男人叫

著他*的名字,將他*的頭拉開,完全將媽媽壓在紙皮上。

  他一只手抱著他*的頭,再次將大嘴壓在他*的嘴上,另一只手從下邊抄起

他*的一條腿。這時我瞧見他的大肉棒不時地在他*的下邊出現、消失、出現消

失。

  媽媽一只手抱著男人的脖子,嘴與男人的嘴合在一起,兩人不時地側著頭,

舌頭不是你的進入我的口中就是我的進入你的口中。男人的手仍按在他*的胸部

輕握著,媽媽長著長指甲的手指則在男人的乳頭上打著圈。

  反正我也不知道他們在做什麽,但兩人就是一直保持著這樣的姿勢,只是腰

部在不停地動著。我也不知道過了多長的時間,我又開始有點困了。

  這時,男人放開了他*的腿,嘴也松開了。

  “你好強啊……能不能快點啊……還有半小時就到上班時間了……”媽媽輕

聲說著。

  男人聽完后,將手伸到后邊。

  “秋瑩,腿盤著我的腰。”

  媽媽順從著將腿盤到了男人的腰上,更用力地纏著男人,媽媽扶著男人的脅

下,兩個人都已全身是汗,地上的紙皮也是濕濕的,男人原來的機械動作變了。

  這時他*的嘴里冒出短短續續的呻吟,就象身體哪個部分有些疼的聲音,但

這種聲音我感覺一點也不痛苦,而是特別的溫柔,讓人聽起來非常舒服。那輕輕

的呻吟猶如天籁之音,讓我一輩子也忘不了。

  多少年之后,我也有了女人,也聽過這種聲音,但沒有比那次我聽到從媽媽

嘴里發出的那麽讓人遐想。

  男人用力地向下壓一下,再高高地抽出來,就這樣地在媽媽身上動著,在這

樣的動作過了一百多下之后,媽媽原本扶著男人的手,盤著男人的腿更用力了,

這樣才過了幾下,她全身松了下來,這時男人還在他*的身上壓著,不停地動作

著。

  在再過了三十多下后,他的身子向前一傾,整個人再壓在他*的身上。在男

人向前頂時媽媽也再次輕呼了一聲。兩個人相互緊緊地摟著喘著粗氣。

  在過三幾分鍾后,兩人站起來。媽媽用紙在下體處擦著,男人也要求媽媽幫

他擦,媽媽照做了。

  兩人穿好衣服后,還坐在他*的椅子上相互摸了一會兒,男人輕手輕腳地走

了。

  這時我聽到媽媽高跟鞋踩著地板走過來及放紙箱的聲音,這時我故意轉了個

身,擦著眼睛告訴媽媽我作夢的內容。這時的媽媽已穿好了衣服,看上去還是那

麽的美。

                第二章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我也從小學升到了高一,其間經過了不少的苦與樂,

但卻沒有給我留下特別深的回憶。

  這天下午,我上完自習課從學校回家,發現家里已經有人回來了。我望沙發

上一瞧,是他*的皮包,但媽媽卻不在廳里,廚房里也沒有聲音。我不知道媽媽

是不是到我的房間幫我收拾東西,因爲我的書桌里有幾本問同學借的色情漫畫,

我把頭往我的房間一探,我媽還是不在。

  這下我就覺得奇怪了,這時我聽到他*的房間里有聲響,我輕手輕腳地向媽

媽的房間走去。房門開了一條很細的縫,我往里邊瞧,媽媽睡在床上打著電話。

  “是嗎?真的?你別騙我啊。”媽媽一邊說著電話一邊在笑,連我回到家都

沒有注意到。

  媽媽還是穿著上班時的衣服,一件淡紫色的外衣,里邊是同色的背心,媽媽

的巨乳頂在有點窄小的背心里。下邊的粉紅色及膝短裙因爲睡在床上的原因向上

卷著,在兩邊的開衩位置我能清楚地看到他*的美腿,可以說,他*的整條大腿

都露了出來。

  媽媽邊打電話邊不停地笑著,摩擦著穿著肉色絲襪的雙腿,顯得誘人極了,

一雙肉色的打十字的高跟皮鞋隨意地倒在地上。媽媽一只手拿著電話,另一只手

在自己的大腿上輕撫著,那個樣子,令我望得有點癡了。

  “不要,今晚可能不行,我兒子在家,我不能走開啊。”他*的話題轉到我

身上我當然關注了,但下邊的話卻又有點不同了。

  “什麽?我老公,他出差了,不在。真的不行啊。”媽媽繼續說著。

  這時,我不由得想起了同學借我的漫畫中人妻偷情的一幕,難道媽媽?

  媽媽還在說著,但說什麽我已經沒有去聽。這時我想起了多年以前的一幕,

我毅然決定,瞧瞧我媽在搞什麽鬼。我走到廳里邊,將書包大聲地扔到沙發上,

然后馬上就跑到他*的房間,媽媽神色有點慌張地望著我進了她的房間。

  “媽媽,我約了同學回學校打球,快點做飯,我吃完就走。”我對媽媽說。

  這時的媽媽還沒有將電話挂掉,她對我點了點頭。

  “好,媽媽這就去做。”我不等媽媽說完,就走出房間,並隨手將門關了,

立即將在我房間里的電話免提打開了,聽媽媽說什麽。

  “我兒子回來了,我要做飯了。”媽媽想將電話挂掉。

  這時電話那邊傳來一陣男聲。

  “我聽到了,你兒子今晚不在家,我上來吧。”

  “不行啊,他突然回來怎麽辦?不行的。”媽媽對男人說。

  “你不要這樣啦,今晚真的不行。”媽媽繼續哀求著男人。

  “那就另找一個地方,我們另找一個地方,還是XX電影院吧。上次的感覺

不是挺好的嗎?”男人對媽媽說。

  “你就饒了我吧,真的不行啊。”媽媽對那個男的說。

  “就這麽定了,你不去的話我就不停地打電話來。等等,我瞧瞧今晚有什麽

電影。好,就那部XXX吧,就這麽了。”

  “你怎麽能這樣呢?要我去的話也要與我商量一下吧。”他*的語氣中明顯

有點氣。

  “那你就試試吧,不來的話我就打電話。”男人繼續要挾著媽媽。

  “好吧,到時再見。”媽媽迫不得已答應了,兩人相互道別。我知道我也應

該收線了,不然我媽就聽到我偷聽電話了。

  媽媽很快地做好了飯,我食不知味,只是將東西送進口中。吃完飯時,時間

已經到了六時四十五分,反正我已經知道媽媽要去哪里了,只要直接去就行了。

  “媽媽,我走了。”我騎著車向著電影院去了。

  到了后,我買了媽媽她們要看的那場電影的票。進場時只有幾個人,我找了

一個最后的座位坐下了。過了十幾分鍾,電影開場了,整個廳都黑了下來。我縮

在角落里,靜靜地瞧著廳口。進場的人不多,但每當有人進場時我都瞧向外邊,

我的心思從沒有放在電影上。

  我在電影院里等了已有十幾分鍾了,這十幾分鍾對於我來說,每一秒鍾都像

一年那麽漫長。當我就要絕望,準備認真去觀看這部實際上我並不是那麽喜歡的

電影時,電影廳口的布幕打開了,我條件反射的向里靠了靠。一男一女兩人肩並

著肩地走了進來。

  果然不出我所料,要來的終於還是來了。女的當然是媽媽了,借著外邊的微

光,只見她身上還穿著原來的衣服,那個男的瞧上去大約三十來歲,比較瘦,但

我對他的感覺不是太好。

  這時兩人也找了個靠邊的位子坐了下來,但卻不是最后邊的一排。我則從原

來的位置坐到了他們后邊的第二排。

  我將我從市場那里買來的時下最流行的偷聽設備從我的包里拿出來,架在椅

子的中縫上對著媽媽他們所在的位置。

  “秋瑩,你摸摸,他大吧。”那個男人對媽媽說。

  媽媽只是唔了一聲,沒有說話。我向前瞧去,他*的頭側著有點向下望,手

臂部位向那個男的那里伸著。

  “來,幫我吸一下,不然的話,等一下好難做的。”那個男的對媽媽說。

  “不要吧,這里不行,給人瞧到了不好。”他*的聲音帶有點哀求的語氣。

  “什麽不好,那時你在網上不是挺開放的嗎?第一次和我談時就網交了,加

上我和你又不是第一次了,怕什麽?”那個男的頭本來是望向銀幕的,這時卻轉

向了媽媽這邊。

  “來,握住他,你瞧他多熱,多硬,你也想他吧?”男人繼續調戲著媽媽。

他的一只手向下像拉著他*的手,另一只手則放在他*的肩頭上,好像是想將媽

媽的上身扳下來。

  “你說話輕點,有人聽著呢。”媽媽對男人說。

  “那你聽話,幫我吸一下。”男人一邊說一邊將他*的頭扳下去了,我這時

已瞧不到媽媽了,只聽到“雪、雪,唔、唔”這樣媽媽吸吮肉棒與從鼻子中哼出

來的聲音。

  “啊,不錯,你的舌頭真靈活。”我聽到衣服拉起來的聲音,之后我聽到了

一聲悶響,啪的一聲,然后是媽媽一陣銷魂的呻吟聲。

  “唔,你輕點,這里是公共場所。”但我聽到的不是媽媽平時清晰的話音,

是比較含糊不清的話音。之后,那種雪雪的吸吮聲又響了起來。

  “好,聽你的,我的寶貝。瞧,你的小穴都濕了。還穿著這樣性感的長筒絲

襪。來,屁股擡起來,我要將你的內褲脫掉。”男人輕浮地對媽媽說著。

  “不穿褲襪不是爲了方便你嗎!”媽媽對男人說。

  媽媽半直起身子,我終於瞧到了她的臉,她的頭發有點亂,嘴巴張著。但她

沒有站起來,只是扶著男人,由著他將內褲拉下。只見她先擡起了左邊的腿,男

人的身子已經瞧不到了,然后媽媽站直了一點,又擡起了一條腿。那個男人的身

子直了起來,只見他的手上多了一條內褲,他放在鼻子上像吸毒一樣吸著。

  “好香啊,寶貝。你是不是在上邊噴了香水?”男人一邊說一邊將那條內褲

丟到后邊一排的地上。

  “來,坐上來,寶貝,時間緊迫。”男人催著媽媽。

  “行了,來了,急色鬼。”原來坐在自己位子上的媽媽趴在了男人所坐的椅

子前邊的椅背上。我向周邊瞧了瞧,其他幾對進來看電影的情侶也是各自精彩,

但他們只是相互親吻,並沒有如媽媽他們一樣肉帛相見。他們自顧不暇,哪有時

間瞧過來這邊。

  我坐過去了幾個位置,可以從側面瞧到媽媽他們的動作。男人的一只手放在

下邊,他*的頭枕在自己的手上,向后望著男人。男人突然將他*的屁股拉向自

己,我在耳機里聽到媽媽長舒了一口氣。

  “啊,進去了,真好。”媽媽甜膩的聲音聽在我的耳朵里真有如天籁之音。

  “寶貝,大吧,硬吧。爽不爽?”男人一邊動著腰一邊問媽媽。

  “爽,真爽!啊!爽!”他*的回答斷斷續續。

  他*的身子不斷地向前傾,頭部一下一下地向前拱,這時男人將他*的外衣

拉了下來,媽媽穿著紫色的小背心。他將身子前傾,吸吻著媽媽在暗暗的影院中

仍顯得發白的肩頭。他將他*的小背心提起,伸手到他*的背后想將胸罩解開,

但摸了半天仍摸不到。

  這時聽到媽媽輕笑著說:“是前開式的,小笨蛋。”男人聽到后將手伸到前

邊,之后就沒有拿出來。

  “喔,乳頭好爽,輕點,不要那麽大力。”媽媽邊喘息邊對男人說。

  “瑩姐,你的奶子好大,我一邊一個都抓不住。”男人也在喘息。

  “要不要吸一下?小弟。”男人不答,只是點頭。媽媽將手反到后邊抱著他

的頭,男人鑽進他*的腋下,用口叼著他*的一邊乳頭。因爲他們是坐在最邊上

的位置,沒有人瞧到他們,而我也是專門坐得比椅子低一點,他們沒有發現我。

  我趴低身子,將媽媽在地上的內褲撿了起來,抽出我的肉棒。先聞了一下,

啊,真是香的。接著,我將他*的內褲套在了我的肉棒上。

  “瑩姐,你的屁股真翹,我喜歡。”男人握著他*的屁股猛向前頂。媽媽幾

乎是半站起來了,她扶著椅背,可以從上邊瞧出,她下邊的腿一定是在跺著地,

因爲我瞧到她的上身不時上下的動著,就是在男人不向前挺時也是如此。

  兩人保持著這樣的姿勢做了大約將近有十分鍾,男人原本向前挺的腰也漸漸

地坐了下來,反而是媽媽屁股不停地向后頂,配合著坐到男人胯部。男人將媽媽

拉向自己,雙手向前緊抱著媽媽,但兩人的身體還是不停地動著。在我的耳機里

聽到的只是男人的喘息與他*的呻吟,原本耳機里收到的電影的聲音這時也不是

那麽明顯了。

  再操了十來分鍾,我發現兩人的動作比原來更大了,兩人的身體貼得更緊,

兩人的喘息呻吟聲更急了。我手上握著的肉棒也加快了速度。

  “姐,我要來了,我支持不住了,啊,我射了。”男人對媽媽說著。

  “我也來了,啊,喔,喔。”媽媽這時也來了高潮。

  男人的頭貼在他*的背上,他*的頭也向后倚著。這時的我也支持不住了,

但我卻想到了一件事,將他*的內褲拉下到肉棒的根部。當我的精液射出來時,

我將他*的內褲拿開,讓精液射在我準備好的紙巾上。

  我倒在了椅子上,前邊的媽媽他們也是倒在椅子上休息。大約過了五分鍾,

只聽到媽媽說:“我要回去了,兒子回家不見我就麻煩了。讓我起來去洗洗。”

邊說邊將胸罩扣好,背心拉下來。

  我一聽,將他*的內褲從椅子底下扔回到它原來的地方,整個藏匿在下邊。

男人幫媽媽將內褲拾起,媽媽將裙子向下拉好,接過男人遞過來的內褲放進她的

小包里,反手捋了一下頭發再走。男人跟在她的身后也要去廁所,他在她走時還

摸了摸她的屁股,媽媽還故意抖了一下屁股。他們的臉是朝著銀幕的,所以瞧不

到我。

  此時不走更待何時,我在兩人進了廁所時將我的工具全部收進袋子里,在保

管站取了我的自行車,向著家的方向騎去。我在離家兩個街口的小樹叢里躲了起

來,等媽媽先回家。這時我不由得想著媽媽穿著沾上我少許精液的內褲是什麽樣

子。

  大約過了三十分鍾,當我以爲媽媽已經從另一條路回家時,一輛的士在前邊

停了下來。媽媽由男人陪著從的士上走下來,經過我這兒時,我聽到的居然是:

“你還真大膽,在廁所還要來一次,這樣沖進女廁所,還好沒人瞧到,不然的話

就麻煩了。”媽媽責怪著那個男人。

  “實在是你太美了,我支持不住,下次不敢了。”男人邊說邊嬉皮笑臉的撓

著頭。

  原來他們兩人在廁所里又來了一次,怪不得那麽長時間了。

  “行了,就送到這里吧。”媽媽對男人說。男人本來還想吻他*的,但被媽

媽制止了。他有點心有不甘地朝著另一個方向走了,后邊的話我也聽不到了。

  再過了二十多分鍾,我想媽媽已經將東西整理好了,才回了家。當我回家時

他*的衣服已經洗了,她還溫柔地問我打得累不累,我對她笑了笑。洗澡時我的

腦海里溫柔的他*的形象與淫蕩的樣子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但他*的叫聲將我從

思緒中叫回了現實,我草草地將身子擦拭干淨后回房睡覺了。

第三章

  

  轉眼間我已到了高中,緊張的學習生活,我的父母也隨著年齡的增長,在單

位也越來越站不住腳了,媽媽相對還好一點,而爸爸已經落入了下崗的邊緣。

  媽媽與她公司的經理的關系還算可以,但這可不是什麽同一戰線的問題,而

是媽媽年年送禮的結果,從媽媽三十多時開始,這個經理就開始掌權,媽媽與他

的關系就是從那時開始,逢年過節的她就會帶著不少的東西到他家去,媽媽就是

這個企業辦公室年紀最大的女人,主管一些外勤與工會的工作。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